问题不在资管政策、金融监管政策方案本身上

  • 时间:

【四川石渠雪豹打架】

黃奇帆圍繞中小企業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談四點看法。

首先,前不久國家統計局公佈了10月份CPI同比增長3.8%,PPI同比負增長1.6%。長期這樣的話,相對而言,相當於老百姓的存款利率下降了、企業貸款利率上升了。為了吸引老百姓更好地保持穩定的儲蓄增加點存款利息,考慮降低企業的負擔降低企業的貸款利息,明年為了穩經濟、穩增長、穩金融各個方面發展,按照央行推動的市場化的利率形成、傳導和調控機制,推動貸款利息降得更多一些,是一個現實的考慮。

第四,中小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不僅是金融企業的問題,還有部分原因是中小企業實體經濟信用不到位的問題。信用不到位,金融機構貸款天然的、本能的就要迴避,所以關鍵在企業基本面,在企業本身的高負債。許多實體企業負債率不是50%、60%,而是80%、90%,甚至資不抵債。許多企業在順周期的時候、效益好的時候,四面開花,到處布點,一遇上困難,資金鏈斷了就破產、關閉或者各種問題都出現。所以,要做好政策引導,告誡企業必須避免高負債現象,避免產能過剩、庫存爆滿、市場周轉不靈的現象,避免四面出擊、到處開弓、到處伸手的現象,避免上馬項目環節過多、串聯運行的現象,避免好高騖遠、乾不熟悉的事情的現象。

新浪財經訊 12月01日消息,第四屆(2019)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今日在北京舉行,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出席會議併發表主旨演講。

第三,過去兩年在資管業務調整上“一行兩會”按照中央的要求制定了非常好的、全面的、健康的方案,推動實施取得了階段性效果。目前問題不在資管政策、金融監管政策方案本身上,方案本身都是非常周到、完整的,但在操作節奏上要有針對性,在實施的過程中,避免落實的環節簡單化一刀切傾向、層層傳遞加碼傾向、不同部門方案同時疊加共振現象。

第二,中國金融的問題,中小企業實體經濟的問題不僅是總量性、周期性的問題,更多還是結構性的、體制機制性的,貨幣政策是總量性政策,對周期性問題有效,對結構性問題效果不太大。凡是結構性問題、體制機制性問題主要還要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靠中央提出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解決。要把中央這方面的政策、措施、戰略性的要求落實好。供給側的問題往往是基本面的問題,結構性的、制度性的問題,涉及到貨幣政策的制度體制供給、資本市場的制度體制供給、金融企業的體制機制供給等方方面面。如果結構性的問題、基礎性的問題不從根子上改革解決,靠周期性的、總量性的貨幣政策調節也是很難的,所以要加大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從基礎性制度上解決好。

黃奇帆指出,如果我們在這四個方面,特別是第四方面做好工作,那麼我們整個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就能夠比較好地化解。

美国小型客机坠毁鼠年贺岁金银币世界艾滋病日孙杨事件现场视频发现迄今最大黑洞高以翔死因公布邓超孙俪家添新丁欧洲杯分组揭晓高以翔死因公布范冰冰美杜莎发型高晓松谈马云唱歌追我吧结束录制女逃犯劳荣枝落网北京垃圾分类新规音乐人黎小田病逝天价施救费通报北京地铁临时封闭红米手机被爆自燃音乐人黎小田病逝徐悲鸿女儿去世郑爽抹胸纱裙北京垃圾分类新规男婴腹中藏寄生胎女逃犯劳荣枝落网高以翔死因公布蒋劲夫否认家暴携号转网新规施行雄鹿11连胜网曝张亮假离婚河南一家属楼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