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船说:》在拍摄手法上采用了电视剧的方式

  • 时间:

【国博展出回归文物】

好的主旋律作品能引發共鳴製片人郝漢坦言,新一代的受眾群體不願意接受口號式的“硬宣傳”,而是喜歡潤物細無聲式的“軟表達”。為此,《我們的船說》在拍攝手法上採用了電視劇的方式,歷時一個多月全部拍攝完成後再統一剪輯,這樣,節目的故事性更強,人物心理線變化更明顯,情節延展性更高。

金韜告訴《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在網絡傳播的大背景下,人人都可以成為內容生產者。創作門檻的降低也伴隨著不少問題,如粗製濫造、情趣低級的內容大量出現等。“因此內容生產者要把自己的價值觀服從於社會的主流,服從於人生的高境界,這樣才能生產出不愧於時代與人民的優秀作品。”

除了孤獨外,這次拍攝的風險也是很大。杜程朗分享了這麼幾個數字:四分之三的時間里,浪高超過1.5米;三分之二的人員曾經在同一頻次集體暈船;平均每人每天的飲用水不超過2瓶;拍攝回來後平均每人瘦了5公斤,而他自己瘦了7公斤多。總策劃李建偉對此也深有體會:“整個拍攝困難重重,船小人多,飯是有一頓沒一頓,我們聽到最多的聲音就是嘔吐的聲音。”

不過整個團隊對於這次拍攝活動依然心存留戀。“南海真美啊,美得像畫一樣;我愛這片土地,我們想用一個好的故事與畫面呈現。”杜程朗深情地說道。

李建偉則表示,絕大多數人對於海洋文化、海洋承載的歷史、海上的生活並不瞭解,《我們的船說》將用第一視角去呈現南海上存在的事物、發生的故事,讓大家對我國的藍色國土有更深的瞭解。

“看完《我們的船說》,青年觀眾一定能在心中生出一股自豪感,知道中國有多大、中國有多美、中國有多強。”金韜如是說。

主流價值應是影視作品核心《我們的船說》IP源自節目總策劃、中國海軍原政治部大校李建偉歷時10年拍攝完成的大型畫冊《萬裡海疆》。它採用了全新的情景式真人秀形式,全方位呈現祖國的藍色海疆、海洋文化、發展變革。在傳播渠道上,節目內容將剪輯為綜藝、紀錄片以及短視頻等多種形式在全網進行播出,其中綜藝預計10月在網絡平臺上線。

由深圳市德致拱辰傳媒有限公司投資出品的國內首檔海上紀錄式真人秀綜藝節目《萬裡海疆·我們的船說》(以下簡稱《我們的船說》)主創溝通會近日在京舉行,與會人士探討在新的受眾群體與新的產業供需模式下,如何做好主旋律影視作品的創作與供給。

如何滿足年輕觀眾的需求?金韜說,對此自己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他舉了一個例子,之前在他看來好的影視作品就應該先在電視臺播放,一旦有人和他商量,他導演的作品可不可以先網後臺時,他就會著急,認為這是不是說內容不合標準啊?然而隨著對新傳播渠道的瞭解,他發現電視渠道和網絡渠道受眾的年齡分佈大不相同,年輕人幾乎都集中在了網絡平臺,且數量龐大。“所以我現在能夠接受這種播放模式,也在探討如何用融合方式滿足年輕受眾的文化需求。”

拍攝回來後人均瘦了5公斤有句話說,寧上山、莫下海。《我們的船說》所有工作人員共計70餘人,共同在海上生活30天。執行總導演杜程朗表示,在海上沒有信號是常態,睡不著是常態,吃不好是常態。對於所有人而言,是真正離開了自己熟悉的環境,沒有燒烤、沒有娛樂場所、沒有呼朋引伴,有的只是身邊的人,以及茫茫的大海、單調重覆的日出日落。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帶有“主旋律”“正能量”“主流價值”標簽的影視作品都被認為可以獲得好的口碑,但是很難獲得好的經濟效益。然而近幾年來,一批叫好又叫座的主旋律影視作品不斷涌現,讓業內開始重新思索之前的創作理念與思路是否能滿足當下年輕觀眾的價值需求。

堅持正向引導是《我們的船說》的創作核心。對此,當有人問到主流綜藝節目會不會因為太“正”而不好看時,《我們的船說》總導演金韜認為,這個想法是相對片面的。不管是影視行業還是其他任何行業,主流都代表了方向和可行性,其他非主流作為合理有效補充共同組成了整個行業市場。事實上,只有主流價值才能引起觀眾的情感共鳴,才能打動觀眾。

2游客涠洲岛失联刘德华被粉丝求婚剑桥偶遇章泽天周杰伦新歌销量跨界设计师郭麒麟漠河下雪石宇奇被裁判质疑周杰伦新歌评分男子关掉潜友气瓶宣美撞脸刘亦菲警方通报扔车执法龚翔宇回应受伤俄病毒研究所爆炸哪吒票房破49亿国博展出回归文物SJ神童恢复健康丈夫举报妻子酒驾陈建州维护范玮琪王祖贤诵唱经文沙特原油价格陈建州维护范玮琪穆加贝举行国葬警方通报扔车执法华为AI训练集群国博展出回归文物沙特原油价格路子宽增肥救父国内油价或上调法国逆转澳大利亚龚翔宇回应受伤